惮几

   很难说脑洞怎么样延续,先把想出来的放一下,当个备份吧,老福特这排版还挺舒服的


    结构简单的自行车在街坊中如游鱼一般穿行,少年尚且单薄的臂膀撑着间距有些大化单车把手灵活的转向,发力时微筒的肩看起来像极了一只鸟,羽冀未丰却已初显了美丽精巧,自行车的尾倒比寻常瞧着的款式多出了一个小邮箱,叫人一眼就看出少年的身份。

    街头巷尾支着淋洒小铺,骑楼里不少店铺也赶着朝阳亮起灯来,气铺里穿着空心马卦的伙计已经开始干起活了,莫楼宇骑着自行车在各式各样的货物中打着拐,还分得出神来观仰这租界里雅致新潮披着白色洋皮的建筑,骑楼第二楼的居民被醒来的衔市唤起,开了窗浇浇花,看看太阳,人间烟火气就在这晨光里蒸腾上来,莫楼宇生在个温馨的老实地主家,一向偏爱这种充满了人气的地方,从头到脚见得暖洋洋的,活像回到熟悉环境的小动物,被顺了毛,乖乖巧巧,什么脾气都化在柔和的早晨,眯着眼睛展示舒畅的心情,秀挺的五官生在还没有完主褪去稚幼的脸上,看到的人都不好意思扰了他的好心情,说上一句重话,任谁都想沾了这悠闲气,听他清朗一声问好。他在人群里一句句地回着叫着他名字的问候,脚步也眼见着快了点,偶尔也停一下在一些商铺前放下份报纸,轮子都还不见刹实,人就一搭脚,又飞了出去,路上处处连着嘻笑,他在这样的环境里最舒服。

    其实商铺骑楼达块也不算是他的活计,在这的人订报少,现买的报倒多,都是听见新鲜消息才分出点钱瞧的主儿,报社里的派送员可是个肥差,事儿少,工资都固定发,还配有自行车,脚沾不着地,多少人羡慕着,莫楼宇工作也是学校里同学听着他在找工作帮助介绍的,报社念着他是大学生,洋文也会拽那么一两句,正好这地界是租界多,外国佬也多,正缺这样一个人,正对上了,既赶早又赶巧,一下拿着了个美差,给的工资也多出那么一些。

    这么珍惜的员工自然不会给派去商铺骑楼这种用不着什么洋文化的地儿,更别提过地方大家都不大订报的,实在算浪费,所以莫楼宁主要的工作范围其实在商街后的传宅区大片漂亮的消楼带着院,过片区像英国法国的随便哪个角落,却少有国人出入,莫楼亭骨子里是个传统中国人,喜欢待在人堆是,尤其喜欢得在中国人堆里这些单栋带院的别墅,美则美矣,对莫楼宁来说却们点“活着的气息”,第一次跑完业务之后就满口满眼盯着前边的商街,非得从别的派送员手里抢过这点事才罢休,为此废的唾沫都能给租界贡献个喷泉

    莫楼宇熟门熟路的飞驰过路边的绿丛,口里急着挖下外要送的人家,预备着开场白,身影逐渐被路两旁的法国格相切割,斑驳的树影打下一个个明亮的光斑,自行车的车尾也驶进树影中的一刹,光的电尾被丢弃在身后,静浴的高大树木无声的拥抱了少年,阳光温暖的后调在交纵的枝叶里五不绕,仿佛回到旧时清晨的卧房,安宁的黑暗中打进一缕晨光,静静的候着少年苏醒,莫楼亭在这样的环境是受着腰马浮上一丝懒意,弓着后背也被安抚下来,他每当达时候才觉着时候是有些早,他人勤快又活泼,每日尽风风火火,素来不知赖床后的滋味,打上这份工时第一次时到这条路,才理解人们留恋柔软床榻的真义,从头到尾的静谧是会让人不自觉放松警惕的,他在学恢宿舍里老睡不好也多半国为环境不是自己熟悉的安宁。所以莫楼亭也欢喜极了过条路,乐得慢下步伐于风作伴。

      风扯着他的衣角离开树的怀抱,阳光再次热融融的鬼住了整个人,入眼便是一栋建筑,高大的洋房也斜斜地拉着影子倒是像故风筝,这是莫楼宁工作的起点,他掐着时间,从凌乱的口袋圾拉出个怀表,正正好八点一刻,挂着精美缕空门牌的门忽然传来一阵开锁声,他知道这幢房子的住客总是习惯拉两层锁,莫楼宇用食指把车尾的邮箱勾起,娴熟的用中指和拇指捻出一份报报纸,光线在门打开的一瞬间被改变,被推开的门挡住了光的丝线,又一个有棱有角的影子加入早晨的狂欢,又在一瞬响溜出,视线,莫楼宁第一时间括起眼,笑着在对方之前叫上一句“Good morning”对方也毫不意外的回了句好,从他手上领了报纸走向了路对面摆着的轿车,莫楼宁看着对方打火又上了油门,也一踏脚向下一进发。

    这里的主顾是要求有点多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他们习惯让自己过得舒适,世界都得给他们让道,一个两个都写了便条或着直接叫住莫楼宇点出一三三四,让莫楼宁迁就着他们来,第一次被主顾叫住的时候莫楼亭还心中竦然,一下惊诧,后来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模式,有的送到门口,有的塞进门框,有的挂在车门上,反而邮箱放在那是不怎么起作用的,莫楼宇想到这便乐起来。

评论

热度(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