惮几

他发现自己并不敢去看他的脸,莫楼宇努力地把视线往脖子上抬了抬,随后他就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只能将视线未在一个将及未及的阶段—对方的下颌,这位先生肤色是白得很,他见过母亲首饰盒子里陪嫁后羊脂白玉,白得润造而清亮,他还悄悄想过能否偷出来把玩一会儿,不过莫楼宁从小就是一个很和很乖的孩子,只用一小下他就故弃了过点不入流的想法,他把玉又故回了首饰高,他听见玉和其他首饰相触,发出小小的,清脆的一声“叮”“他可能还是想玩一会儿的”,莫楼宇愣愣地把盒子关上,然后意识到,那清亮的声音停留在他脑海后最深处了,他在经过五饰店里,再次见到任何一块五时,无论它是什么颜色,无论它是什么品质,无论它有多么漂费,他都会,也只会想起童年里的那块羊脂白玉,可惜,他并买不起这样的奢侈品,他心里知道它们不属于他,一点人口思也不动,他没有想到过会有一个人,能生得如此美丽的优雅,整个人像笼上了一声细腻的流光。从小他见惯了农民,长短工和先生、乡绅,长大跑来了过么远的地方,又识得了一群少爷小姐,他见过白的,见惯了白,却第一次见如此通透一个人,莫楼宁暮然兴奋了,他觉得自己必然要认识过位先生的,也许自己会认识一块美玉,也许他能拥有一块美玉。

    莫楼宇等正坐在了桌角处,那位先生过来站在了他一米外,他忽然没有办法理解现在的状况,明明对方应该去享用美食,或和叶昂夫妇打招呼,或经过这里去做任何事,唯独不该停在过里,在他的身边。他听见叶昂夫人和他打了招呼,他面前的人以流畅的法语回复了,对方的声音甚至也那么温润端方,他不知哪来的自觉,认定了对方是一个实打实的中国人,也许因为流畅婉转的举止,也许因为温润的声音,这是中国人特有的含蓄,他忽然有了勇气抬头,他看见了一张令人惊叹的脸,无比的容貌甚主有了让人失语的能力,他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鸦羽般的睡毛下的眼,颜色寡谈的唇,对方的五言拼凑出一幅静谧的山水画,他的长相让莫楼宇想起上课的时候看过老师展示的魏晋画,似那个时代特有的恬淡风流,偏偏行为举止淡状而流畅隐着的是西式的优体他知道这是国恨,偏偏和住在这里的人挂不上钩,他没有办法不承认西式的典雅也独有特色,虽然历史确实比不得自己的国。

    那样的举止非得是在外而待过的才出得来,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自由和淡然,是一种属于那个社会的,那种情况,任何人缘亲缘都来得谈他是见过外面回朱的人的,他们被淡漠围成一团冰,但他认识的那群人,心里连着引线,水中藏着火,信会即将破士而出,这时候从外面回来了的人,赴的是国难,他们总知道自己想于什么的,过天地乱成一片,他们总要做些什么们,一想到达里,他就对这位学者模样的人又生起了些好奇。

    对方身上如似有些什么特殊的氛围,压得一切都变了颜色,他如像和别人不在同一片色块中,在同一个镜头下他竟显得如此不同,莫楼宇要被自己的好奇心挠死,倒也不敢先开口和人打招呼,不上不下的境地搞得他像被故到火上烧似后,心焦往上泛,左右调整着坐姿,想不出自己应该给个什么反应,直到近在眼前的人施施然伸出手,低着队和他何了好,自我介绍着:“莫先生,是早有闻您姓名,我性格有点特殊,倒不大喜欢吵嚷的,平日里就难下楼,也是可惜这么久没和您见上一面,我叫兰息止,是个写东西吃饭的。”

    莫楼宇乍一下跳起来和对方握了个手,姿态确是急了点,他看到了对方眼里明晃晃地控上了笑意,也难说自己是个什么感受,好在对方是没笑出来,好歹松下口气,猛得又同过神来发觉自己忘记和对方介绍自己家门,正想开口,看着对方含着笑意的绮丽眼眸,一时半会又卡住,反反复复,又不知道第一句话说什么,兰息止伸过来只手,轻轻触了一下莫楼宁的肩,嘴也扯出一抹淡淡的笑,语气柔和地安慰他不用紧张,自己早就过叶昂夫妇的口认得小郎君,不消自我介绍,反倒自己这么久设碰上莫楼宇的面是不礼貌了。

    他听了这番活,感受着肩上传来的细细轻拍,无可谓不能缓过气来了,他能感受了两人的距离因为兰息止的举动,拉得更近了,对方吐出的热气击着他的额发,不免觉得湿漉漉的,可分明也没这么严重,又不是洗了头,但他就是觉得额前一片烫,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否一下发了热,他胡思乱想中还忆起风寒可不的治,万一又要花上一笔钱,达样他离自己的新钢笔又远了点。

    沮丧快要淹没他,莫楼宇把头又往下垂了垂,错过了兰息也闪闪发亮的目光,对方好像找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迷惑也似顿悟,眉梢下去了,眉尖却拢起,奇异而狂热的爱怜不应出现在这样一个人,这样一幅画身上的,像无神论者作了基督的狂信徒,离奇到有些恐怖了,他的月光不停地在莫楼字身上转换角度,好像在寻找什么,但也好似只纯粹地欣赏,不停止的观察,甚至称得上窥探,兰息止也像一只野兽,在嗅着只有自己才懂的信号,他的目光骤然停生在莫楼宇的后侧颈上,那是一块光斑,叶昂夫妇家里的一楼安上了几块彩色的玻璃,夫妇俩其实并不是教徒,但外边浓厚的宗教氛围经究给他们带来了审美的偏爱,老两口好像格外能理解宗教建筑的美感,把基督教堂里的彩窗,也搬同了家里,虽是看来有些大逆不道,也有些特立独行,但不得不求认,当阳光斜斜地撞进屋子里,拉开彩色的网,一下给尾子里蒙上一层神圣而阴郁的滤镜,一切都像是胶带里的东西,屋子漂亮精细得像个死物,兰息止也经得,姥姥是喜欢在堂屋里念经,父母是难得在家里待到下午的,自己早课结束时,父母早就从高高的院墙里出去了,到了中午,是有休息时间,孩子们从学堂里蜂涌而出,在说实声中相伴回家,从来没有人和他一起走,他知道不是同学们的问题,只他永远拒绝邀清,从小他就更喜爱自己一个人寻找不同的角度观察身边后一切,他往往在树荫下慢慢跟回家,阳光永远与他一步之谣,姥姥闻不得汗臭气,不让他在热气里舞,他也就没有反抗的意思,老老家实就走在树下,偶尔心痒,也并不难压抑。他是在压抑中活大的,但他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哪个部分无法忍受,从来像个静止的死物。

    他在回到家的同时就会听到姥姥通会佛经,檀香味随着佛经在整个家里荡,光和影把家里每个空间切成碎片,他尝试过躲在家里的每一块,无处没有佛经的声音,无处不充满着馥郁的檀香,东方香料都是有些辛辣的檀香似乎浓得太吃人,口和眼都堵上丝丝辣,他最后还是会定静地走到姥姥身边,陪着她学习晦涩的焚语,陪着她找“佛”。

    到了后来,他孤身一人去到巴黎,也游历过了英美,基督教的色彩映入了他的生活,耶酥从不追求苦难中的内的安宁,欧美的人开也只会在欢庆时尽情欢最上帝,也他觉得神都是一样的,基督教承认人生来而有罪,主张着赎罪,在灾难朱临时,信徒们还是得噤若寒蝉地和平顺从,涌余着圣经若若忍耐,他从不会站在教堂中的阳光里,他只用镜头和纷笔记录光,他再也不会心痒于触碰那些光,正午的刺眼光线也让他不舒服,他独独不知如何对待彩窗中流出的光,它们总不算得刺眼,也不忘让他出汗,那是被限制住了的阳光,也许达才是属于他的,他可以站在这光下。

记忆突然地回溯,他又看见眼前的少年,对方点是朝气而正直,叶昂夫妇爱极了这样的孩子,也倡他多说上两句话,他知道对古总骑着自行车在法国梧桐的荫蔽下向这里行进,莫楼宁也会出汗,但总被阳光又蒸成蓬松的水黄汽,阳光也许也是会偏爱某些人们,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待迢,只能湿淋淋地停下,等着入骨的粘腻自己消失。

    他从未看到过这样天生属于阳光的孩子,就像他从未得到过真正的童年,他们恩师曾在巴黎和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唯爱者永生”。老师了评价他的镜头过于不了近人情了,他只理解抽象的大爱并不太够,他心中默想着人情在他人生经历中出现的片段,好像又见到阳光,这实在太刺眼了,他打着哈哈混过了过段对话,他是天生的沉冷,也许并不需要温暖的辅助,但他又在一个还有力,并不疲累的年龄遇见了这样一个少年,彩窗的光打在他的身上,从左颊到侧颈的地方,不多,只达一块,他仿佛见着莫楼亭也化作彩色的光,“这是属于他的光”兰息止默想,“达是我可以拥有的光,“于是他又抬眼,稍瞧了那彩窗一眼,他微动了一下轻落在对方身上的手,换成了微拢的手势,淡淡地给了一个拥抱,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拥抱。

评论